镇江市穆源民族学校 > 文章列表
无处可逃 (浏览次数:204)
发表于2009-10-29 14:13:00

前几天一个朋友给我发信息说,中年人的生活总是沉重,有时候忍不住想逃避。我说,你能够往哪儿逃呢?你逃到哪里才是乐土呢?是到深山老林,还是大漠荒原?你可以逃得过世界,可是,你能够逃避自己的内心吗?

人到中年,尽管我还没有到中年,但我却已经听到了中年的脚步声。中年的生活我们必须承受,而不管你是否愿意承受,也不管你是否有能力承受。中年的时候,父母年高体弱,你不得不加以提防,一则以喜,一则以惧;中年的时候,孩子开始成长,你会觉得成长的烦恼比他出生时的烦恼要多得多,你绞尽脑汁去教育他,不仅要管他的衣食住行,还要管他的精神心理;中年的时候,夫妻关系已经平淡如水,如左手摸右手的感觉,没有了昔日的花前月下,没有了从前的卿卿我我,倒是有了裂痕,有了争吵;中年的时候,事业上你正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但你前面有许多人占住位置不想走,你后面有许多人涌上来夺你现在的位置,你会觉得朝不保夕,日夜不宁,唯恐一步错步步错,你已经输不起了。

即使这样,你也没有逃避的可能性,除非你自己是个懦夫,是一个十足的不负责任者。你可以高楼踊身一跳,自己寻求解脱却将无穷的苦难留给他人,你可以花天酒地行乐及时,可以不顾父母不管孩子不忠配偶,如果你愿意承受世间的白眼的话。然而我们大多数人却不是这样。为了孩子上学,他会三更灯火五更鸡,正是父母做饭时,只为孩子一笑;为了父母安度晚年,他会膝前尽孝守更熬夜,只为反哺之恩;为了家庭稳定,他宁愿甘守平淡,朝夕相对,只为从前曾经许下的诺言。我曾经对人说,优秀的男人,要为国家尽忠,为父母尽孝,为老婆尽爱,对子女尽心,对朋友尽义,对事业尽力。当然,这会很累,不累,你怎么做男人呢?

男人的身躯永远是遮挡风雨的墙,宁愿自己冻得嘴唇哆嗦乌青,也绝不让风雨穿透淋湿家人;男人的胸怀永远是包容的海,天大的事情,你也得强装下去,不留下一丝的痕迹,尽管内心波涛汹涌,但表面却是风平浪静。年轻的时候别人可以原谅你少不更事,年老的时候别人可以原谅你的老态龙钟,但是,中年,你让别人怎么原谅你呢?

生活本来就是沉重,片刻的轻松无法遮掩满腔的无奈。想想人也确实是悲哀,许多时候生活并没有赋予我们自主选择的权利,中年的贝多芬说“要扼住命运的咽喉”,但他却耳聋了,他在无声的世界里演绎着《第九交响曲》精彩,没有人知道终生未婚的贝多芬内心的痛苦,也没有人能够体会到对一个音乐家来说,无声的世界是如何的残酷,我们记得的是英雄交响曲的恢宏,记得的是命运交响曲的雄壮,记得的是田园交响曲的清新。

伟大人物尚且如此,我们这样的小人物恐怕就更加难以掌握自己的命运,更多的时间我们是在随波逐流,是在放任自己。就象我们无法选择我们什么时候出生,也少有机会选择我们什么时候死亡。我们为理想奔波,为前途追逐,可能到头来可能只是镜花水月,只是竹篮打水。我们相信天道酬勤,但天道茫茫,人世匆匆,等我们明白什么是天道的时候,也许我们已经衰老,消磨了从前的壮志雄心。

当望尽天涯不见来者的时候,当独守残阳驻足晚霞的时候,当青山渐隐斜月半挂的时候,你是否感觉这就是中年?不再有年少时的自在飞花轻似梦的向往,也不再有一日看尽长安花的轻狂,有的只是独怆然而泪下的沧桑,是万物于我何有哉的从容淡定。有时候我们很坚强,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,百难加身而意等闲,有时候我们又很脆弱,一个简单的画面,一句平常的话语,都足以勾起我们触动我们的内心而忍不住潸然泪下。男人的坚强是用血和泪铸就的城墙,也很容易被血和泪摧毁。

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,我们只有适应。生活就是在不如意事常八九中寻求一二之如意,是在不断的绝望中寻求新的希望,是在满天的乌云中寻求一丝的阳光照燿。长太息以掩涕兮,哀民生之多艰,这是对我们过去生活的写照,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,这是对我们未来的期望。尽管期望可能失望甚至绝望,但我们不能够放弃追逐希望的可能,因为我们的肩上,承受的不只是家庭和社会,还有未来,还有男人的精神。

楼主

您必须登录后才能进行回复或者发起新的主题